• 搜索:
愛看美文網:打造最干凈唯美網絡美文閱讀社區!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日志 > 網絡日志 > 正文

網游日記 2010年3月1日

作者:黯紫嫣然 來源:時間:2014-08-22 16:22 閱讀: 次   我要投稿
  

  黃昏的時候,天色忽然暗了下來,烏黑的云布滿了天空,隱約的雷聲隆隆作響,似乎隨時就是大雨滂沱。
  
  我和納茲利娜沖過了幾個路口才找到個荒廢的村落,剛躲進一間破屋,大雨已經無所顧忌的宣泄下來,水霧四處彌漫,屋子里也似乎有著撲面而來的層層雨氣。
  
  我找了個還算完整的凳子,擦去那些不知道堆積了多久的灰塵,舒適的坐下,剛才那陣跑動仿佛讓我感覺有些疲憊。納茲利娜仰著頭緩緩走到我的身后,保持著一貫的沉默。
  
  她是我的仆人,是惡魔族中最美麗的魅魔,我在費伍德森林遇見她時,她正呆呆的望著遠遠的森林深處,在同類們跳躍喧鬧的旁邊,她仿佛靜止于另外一個天地,她有著淡淡憂郁的眼神,莫名的吸引著我,在經過反復的努力和她訂下惡魔的契約后,我依然把她當作一個最難得的朋友來相伴。
  
  “納茲利娜,恐怕這個晚上我們要在這里度過了,”我看了看外面越來越暗的天色說,“這冰冷的面包可不適于早早入睡啊,不如隨便說幾個,消磨下這潮濕又讓人憎惡的時間呢?”
  
  “惡魔可沒有想象力去編故事,”她冷淡的說。
  
  “可是惡魔們擁有那么長久的生命,可以看盡多少次的花開花謝,冬來春去啊,這真讓人向往!在你的生命里,我不過是你短短的行程,這又讓我灰心,真想知道你以前的那些主人們是怎么樣的,能說上一兩個嗎?不過比我更出色的就不要說了,那并不能促進我的胃口。”
  
  “或許該說悲傷沼澤的那一個吧,您的條件其實很苛刻,只是說他的故事總是有些無趣的,我要仔細想下才能回憶一些,惡魔的記憶并不是特別好,幸好那樣的術士也確實少見,”她仿佛重新記憶起來,臉上也跟著帶起了容。
  
  “那是和您差不多不務正業的一個術士,若非他還會一點恐懼的話,我幾乎以為他就是一個純粹的藥農,如果您也能看到他對草藥的熱,即使一天只采到些活根草,金棘草這些,他也總是無比得意的模樣,對于山鼠草他更有著鍥而不舍的精神,即便爬山并不是他的強項,頭破血流后依然拿著一株山鼠草大搖大擺回家的人,這應該就是您所要求了解的那位了。”
  
  “他住在沼澤地旁的樹林里,屋子仿佛有很多的年頭了,并不大,大半個房間堆滿了各種各類的瓶瓶罐罐,和扔滿地的藥草,那是他的煉金工作室,他總是興高采烈的介紹著他研究的各種奇奇怪怪的配方,他時時告訴我他正在研究著一種足以拯救人類的藥水,而且將要,他的眼神無比堅定和充滿信心,只是幾天內必然有一次不大不小的爆炸和一陣刺鼻的濃煙,灰頭土臉地狂奔出來的他,照例會迅速鎮定并露出他那迷人的微笑,‘嘿,納茲利娜,我離成功就差那么一點點了。’”
  
  “現在想起來,他似乎還是比較可的,他似乎有著無數的理由快樂,即使是對著怪物,他也企圖用微笑去征服它,在對方勃然大怒沖過來后,他才會慌不擇路的狂奔,他奔跑的速度是我見過最塊的,即使是拉著我的手,也能輕易甩掉那些不識好歹的追兵。如果逃跑也算本領的話,他倒也并非一無是處。”
  
  “哦,還有他的女人。”納茲利娜往旁邊走了幾步,讓她的的影子陷入黑暗。屋外已經徹底沉入了夜色,我生起了一堆篝火,屋子里仿佛溫暖了些,火焰流動搖曳,影子們也跟著亂舞。
  
  “其實我沒有見過她的女人,他告訴我,惡魔是看不見她的。只有人類的眼睛才能看見,那時候他總是靜靜坐在門口,昏黃的月亮已經慢慢落向西邊,高高的夜空里,空空蕩蕩。
  
  “納茲利娜,你不會見過那么美的女人的”,他的眼神里帶著迷散的溫柔,喃喃地說著。
  
  若非深深的夜里,他的女人很少出現,他的笑容會在那個時候僵硬,然后長長的停滯,他仿佛毫無生息的靜靜坐著,凝視著越拉越長的影子,直到第二天陽光照射過來,他才繼續著又一天的喜悅。
  
  說起他的女人的時候,他整個人都仿佛沐浴著幸福的光華,那是個容顏俏麗的女人,他們在一個村子里長大,相愛,結婚,就像所有平平凡凡的家,安靜的生活著,他們一直以為可以這么安靜的過著一生,就像祖祖輩輩們那樣。
  
  他繼續慢慢地著說著,只不過,后來,有了戰爭,他到現在還是搞不清楚是為了什么的戰爭,只知道所有的人都瘋狂了,在那個時間。
  
  納茲利娜仿佛怔了一下,停頓了許久,
  
  “戰爭也許對他很大的打擊,他的眼神里突然有著及其可怕的痛苦和悲哀,當時的空氣都仿佛跟著寒冷而讓人顫抖,他的女人就死在那場戰爭里。他恢復了平靜的時候淡淡的說,帶著習慣性的微笑:他抱著她,看著鮮血慢慢的在身上縱橫漫延,熟悉的溫柔一絲絲的從她的眼睛里消失,他呆呆地站著,仿佛幾個輩子的長久,直到他放聲大笑。
  
  他很快從往事中振奮起來:是的,她一直沒有離開,一直在我身邊。
  
  他的眼中露出狂熱的光芒:我一直能感覺到,她無處不在,每次在這樣的夜晚,我幾乎都能看見她就在我身后,她的身影就融合在我的影子里,依然那么靜靜的看著我,眼光還是那么的溫柔,就像那么
  
  多年的以前,在那個屬于我們的屋子里。那么一樣。
  
  “他說的話我并不是很懂,但她的女人是肯定存在的,因為他總是一夜一夜的這樣度過,我也很仔細的分辨過那些影子,惡魔果然是看不出來的。”
  
  納茲利娜伸了個懶腰,仿佛也有些累了,我也有些意興索然,起來把火頭弄得小些,又找了把椅子把腳靠了上去。
  
  “后來呢?”臨睡前我問,
  
  “后來?當然是死了,人類的生命總是短促的,他有一天吃了自己配的不知道什么藥就開始吐血,他還跟我爭辯說藥的配方絕對沒有問題,到了晚上他就差不多了,好在他的女人又來看他了,他興奮的臉都紅了,盡管血一個勁地從嘴里滲出來,“納茲利娜,我多想讓你也看見她啊,你看她的笑容多么美麗,眼神多么的溫柔啊。就像當年成親的時候,她那樣的神情啊!”
  
  我不知道這個故事是否完全結束,困倦把我帶入了夢鄉,屋里的火堆已經慢慢熄滅,外面的雨已經停了一會,月光從窗戶投射進來,納茲利娜靜靜地站著,朔風依舊在四處旋轉呼號,吹動她的影子,在窗下微微顫抖。

    閱讀感言

    所有關于網游日記 2010年3月1日的感言
    棒球和垒球规则区别